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风水 > “打捞”美术史失踪者:“福伯”与他笔下的奇幻香港
  • “打捞”美术史失踪者:“福伯”与他笔下的奇幻香港
  • 2019-10-09 12:39:45 来源:马鹿佟高网
  • 陈福善,《天象图》,1987,丙烯画布

    澎湃新闻:陈福善跨越的时代大约与林风眠、刘海粟等同时,是何种不同的际遇,使他进入现代艺术的角度以及对时代的启示,与前者大不相同,或者说从某种角度上说,使他成为了一位“失踪者”?

    陈福善,《争宠图》,1968,丙烯纸本

    然而,网上一度流传的所谓的杨绛语录,经核实,基本上都不是出自她本人。

    其次,林、刘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功勋卓著,归国后投身于美术教育工作,创办了中国现代高等美术馆学府,在学术领域拥有极高的建树和权威性,并且他们站在东方传统与西方现代艺术的交汇点上,对于当时中国艺术的发展方向和理论建设都有大胆地突破和挑战。刘海粟先生曾高呼“艺术叛逆”,林风眠先生更主持了三次西化艺术运动。相对而言,陈福善因为身处殖民地时期的香港,对当时中国风起云涌的历史变革隔岸而望,并没有过多地卷入历史的洪流中,但是虽说是隔岸而望,但并不是充耳不闻。

    于海宁:正如上一个话题所说的,这种“回望”和“挖掘”一定会持续下去。我们曾一度在权威的世界中被吸引住了全部的目光,集中对某些大家进行全方位的深入研究在一段时间内是学术研究领域的主流。然而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多、艺术视野的开拓、学术研究的深入,我们有机会看到历史的更多剖面,这些剖面里同样群星闪耀,每一位艺术家都展现出了同时代里的独特性。未知和求知共同推动了我们对这些曾经“陌生的”艺术家的发掘。那些不曾被大众欣赏过的作品那么好、那么特别、怎么能让它们在艺术中“折戟沉沙”呢?陈福善之后,我们可以延续的东西太多了,就像第一个问题所讨论的一样,对他在艺术史上的横向比较研究等等都已可以逐步展开。另外,希望可以引发更多人审美关注点的转变,去关注更多陈福善一样的艺术家。

    1984.09--1986.09 兰州化工学校自动化仪表专业学习

    边检部门还根据海峡两岸同根同源的特点,在中秋、春节等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派员登轮向台湾船员送去节日问候和祝福,表达“两岸一家亲”的骨肉亲情。

    相对于版图广大的中国大陆,香港是一方“小岛”。“小岛”的一个侧面是经济高度繁荣的都会,而另一个侧面则是华人精神气质的栖息地。在人与人、人与乡土、人与社会的传统秩序渐渐失守的当代社会,香港乃至香港的艺术家,时而贡献出视角独特的样本,呈现着华人文化的传统底色。

    澎湃新闻:近些年,艺术史的“失踪者”以个案的方式,被打捞、重提。你觉得是怎样的共识,促进了这种“回望”与“挖掘”?在个案的背后,还有怎样的中国近现代艺术史的面貌未被揭开?

    10月19日,重庆警方通过媒体公布了关于高某的悬赏通告。@平安重庆抖音号也迅速推出了同题抖音,公布了高某逃离时的视频,以及其个人相关特征,吁请“重庆、四川、新疆、甘肃、陕西”等五地群众,发现线索立即报警!对提供重要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重庆警方将给予人民币5万元奖励。

    开幕当天,知美术馆举行了《从陈福善出发:开放的中国20世纪艺术史》学术发布会,邀请专家学者对陈福善个案在美学、艺术史、图像志、社会学等多个纬度进行立体解构。

    笑和哭都是人类,或者高级灵长类动物的特殊情感,是机智的表现。笑的理论基本有三种:失谐(Incongruity)、优越(superiority)、放松(relief)。《上行》原型是真人真事,又有很好的改编剧本,但它却放在了美国观众的认知和接受语境中,在角色设定和形象塑造上就刻意强调失谐。白人富翁菲利普搭配黑人混混戴尔;菲利普是个“霍金式”的人物,机智幽默有艺术感,却因为一次跳伞事故永远沦为轮椅客,而戴尔明显四肢发达,却有着街头智慧。电影开场就是一次打赌,开着菲利普的法拉利跑车的戴尔和他赌100美金能甩开呼啸的纽约警车,刚甩开一个街口,却被三四辆警车团团围住。眼看要被拷走,戴尔张口就说你们白人警察不能歧视我黑哥们,我是救你们白人于水火,不是在飙车,而是为了车上癫痫发作的菲利普,这时菲利普完全配合地吐出一些白口水,白人警察马上松绑,为其警车开道。这个诙谐的小骗局开启了《上行》无数的笑点。

    澎湃新闻:福伯既无科班艺术训练,一生也未欧游,那么他的艺术样式,是一种天才式的灵性迸发,还是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艺术环境有关?

    陈福善,《无题》(五鱼游),1979,彩墨纸本

    首先,从成长和教育背景上考量,林风眠和刘海粟是标准的“科班生”,两者从小就接受了专业的艺术教育,拥有在西方专业高等美术学校的留学经历,面对西方现代艺术流派与艺术家彼此更迭而又群星闪耀的岁月他们是“身在现场的”。相比而言,陈福善一生大致上宅居在香港,他自幼接触绘画,22岁通过报读函授课程学习英式水彩技法,后来依靠不断的自学,借助报纸、杂志、电视等了解西方艺术。所以一定程度上,陈福善对于西方现代艺术的接触是“间接的”。但陈福善长时间以来对于西画各流派的实验借鉴与自身风格的融合尝试造就他独特的艺术风格。

    拉特格斯大学的科学教授罗斯·贝克预测,共和党议员将坚持对特朗普提出温和批评,以避免激怒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众多粉丝。

    澎湃新闻:福伯故去20多年了,借由展览重新“打捞”起这位“失踪者”,从华人美术史的角度讲,意义是什么?

    于海宁:重新发掘甚至重新审美“失踪者”这种行为,已经是近十年来全球艺术史的一个共同话题。越来越多曾经“隐秘的”、“低调的”、“非主流的”艺术家被重新展示、理解、研究,这是艺术史,或者说是历史学发展的必然和理智选择。知美术馆始终坚持着“万物·见解·常新”的理念,而对于陈福善的选择代表我们对艺术的见解。我相信面向观众和社会呈现诸如福伯这样长期或一度被忽视的优秀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作品,是能够满足公众的艺术猎奇心,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社会整体的艺术视野。因次,通过“再发掘”陈福善,二十世纪的艺术史无疑会增添新的色彩,以后的艺术史研究也会愈加开放、自由。

    1935年,福伯来到已被战争乌云笼罩的大陆写生,1945年又因日军入侵香港而避走澳门,战后回到香港生活,1960年代起创作了描绘香港人物百态的都市人物系列,1970年代的绘画中也存在众多与历史应和的隐喻,可以说他的画中无时无刻不记录和描绘着历史中最为细琐而真实的片段。反观主流意识形态,对宏大叙事的描摹和相对单一的语境导致了“细节的真实感”的严重缺失。正因如此,身处香港的陈福善也成为了我们眼中巨大历史旋涡之“边缘人”和“失踪者”。但看过他的作品后,我们便会发现,从早期的风景到后期的抽象画,陈福善从未脱离百年来的艺术发展的脉络,并且结合东方艺术做了独特的思考和创新。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们今天看到的作品不恰恰印证了他就在历史的“现场”,并未从美术史中“失踪”。

    澎湃新闻:福伯的作品,如何体现艺术家的社会价值?

    陈福善,《无题》(巴士站旁士多),1953,水彩纸本

    陈福善,《无题》(筲箕湾),1960,油彩木板

    陕西省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涉嫌受贿一案,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指定,由浙江省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调查终结后,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移送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近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已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新京报快讯(记者 李明)昨日中午,北京门头沟区斋堂镇爨底下村一男子上山采崖柏时不慎坠崖摔伤,下午亲属发现后报警。救援从下午6时开始,历经愈6小时的救援后,坠崖男子被救下山,目前已送医救治。

    1978年,28岁的张艺谋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6年后,他在电影《一个和八个》中首次担任摄影师,一举拿下中国电影优秀摄影师奖。1988年,张艺谋首次执导筒拍摄《红高粱》,影片拿下了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该片既是首部荣获此奖的亚洲电影,也是首部走出国门、拿下国际A类电影节大奖的影片,一时轰动世界影坛,张艺谋正式从摄影师转为导演。影片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中篇小说,由西安籍摄影师顾长卫担任摄影,也正是该片,让姜文、巩俐从此蜚声海外。

    去年至今,金融系统、地方政府、企业合力演绎了经济去杠杆。但近来小额贷款的火爆,让居民家庭杠杆率问题显现,中国家庭负债有多重?

    新华社北京8月21日电(记者于佳欣)记者21日从海关总署获悉,“一带一路”倡议五年来,2013至2017年,我国与沿线国家外贸增速高出同期我国外贸整体增速1.4个百分点,2018年前7个月高出整体增速2.7个百分点。

    新华社上海11月20日电(记者刘红霞、吴宇)海关总署20日宣布,截至10月底,全国海关立案侦办412起走私固体废物刑事案件,抓获576名犯罪嫌疑人,国际缉私合作取得显著成果。

    陈福善,《无题》(画展),1978,综合材料拼贴纸本

    陈福善,《无题》(港口傍的自画像),1959,水彩纸本

    “该办法是根据商务部门的管理职责制定的,其规制的对象仅为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等特定行业的企业,并不包括健身、教育、旅游类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而后者往往是预付卡消费的投诉重点。”陈音江建议,首先,应尽快制定和完善预付卡管理法律法规,明确有关部门的监管职责,提高企业发卡门槛,严格事前审批程序,只有符合条件的企业在经过审批之后才能开展发卡业务;其次,应建立失信黑名单制度,将严重失信发卡企业的法人及主要负责人列入黑名单,并在市场监管、商务、公安部门之间实现信息共享,对其以后开展经营活动、办理出国手续或申请贷款等予以限制。

    陈福善,《无题》(粉红暮色的奇幻风景),1972,彩墨纸本

    救援船向失火船舶进行喷水灭火。 杨华峰 摄

    近些年,一位通过街头书法书写捍卫土地权利的“九龙皇帝”曾灶财渐渐为人所知,而先于他谢世的另一位香港艺术家、人称“福伯”的陈福善,更像是“小岛”上的“失踪者”,亦被人评论为一座“离奇的小岛”。因为,面对一派色彩斑斓、结构自由、荒诞离奇、幽默乖张的奇幻世界,不少观众乃至艺术从业者都无法用已有经验来定义这位艺术家。这位与二十世纪美术先驱林风眠、刘海粟同代的艺术家,缘何长久缺位于主流艺术史?

    陈福善,《无题》(黃衣小姐),1981,彩墨纸本

    当日参加南京国际消费品博览会的加拿大北极光食品公司中国业务发展经理朱家祥告诉记者,他们刚刚打入中国市场不久,正在主推加拿大冰湖中生长的野生谷物“野米”。这种在高纬度、寒冷环境中生长的大米价格较贵、为150元(人民币)/500克,价格是普通大米的几十倍,但由于具有更高营养价值,仍接到中高端消费人群的订购。

    图片来源:国家地震台网官方微博

    于海宁:三位是同时代的艺术家,大抵都生于19世纪与20世纪交界之初。

    当地时间2019年3月13日上午,巴西圣保罗州苏扎诺市劳尔·布拉西尔州立中学发生一起枪击案。 东方IC 图

    广东省杂协:《下午茶》《扇之梦》《森林奇幻》《奇迹幻象》;

    陈福善,《湾仔街景》,1976,综合材料拼贴纸本

    一次深潜训练,何龙的枪支突然滑落,沉入海底。为了顺利完成任务,他没有丝毫犹豫,一个猛子潜到45米深的海底,把枪捞了起来。但由于下潜太快,一阵剧烈的疼痛,让鼓膜仿佛要迸裂开来,一股热流冲撞着他的喉咙。上岸后,他咳出了一大口血。教官对他竖起大拇指:“你有不怕死的精神!”

    于海宁:陈福善从5岁随父母到香港生活,一生几乎从未离开过这方土地,可以说他与最普通的香港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与最普通的香港人精神世界无比贴近。早年,他在香港各地写生,描绘下没有过度商业化的“稚气未脱”的香港,记录下它本真而朴实的面貌;在人物画中,他描绘香港的人世百态,洞悉着小市民的精神世界,特别是抽象人物画系列,他关注的是香港偷渡者,被警察围捕、逃难的状态都融会进了他的笔下。因此,陈福善的作品对于香港来说有着重要而特殊的意义,很多作品拥有超越美术史意义本身的社会学价值,是香港市民生活研究的重要参考、也是香港城市发展演变的佐证之一。

    于海宁:福伯的成长伴随着香港迅速城市化的进程。在1960、70年代城市文化变迁中,他所描绘的对象从筲箕湾的风景转移到对市井万象和对心中奇幻风景的描摹。福伯常年订阅英、美艺术杂志、积极参与画会、组织画展、与香港艺术界交好,这一切都与香港经济的发展和自由的社会氛围息息相关,与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与艺术环境密不可分。

    近日,一场全面回顾香港艺术家陈福善(1905-1995)的展览《幻》在成都知美术馆开幕,展出陈福善56件作品,共分八大类(包括早期风景、早期实验、城市人物、奇幻山水、风景人物、鱼系列、拼贴系列、晚期抽象),横跨其将近一个世纪的艺术生涯。展览近半数作品来自艺术家家属珍藏、早年重要藏家及机构收藏。大部分作品自画家离世后二十多年来未曾曝光,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1月6日。

    展览举办之际,“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rpaper.cn)与策展人于海宁进行了采访。他认为,作为人们眼中巨大历史旋涡之“边缘人”和“失踪者”,陈福善一生的创作,“是香港市民生活研究的重要参考、也是香港城市发展演变的佐证之一。”今天,重新“打捞”陈福善以及一众或被淡忘的艺术家,“我们有机会看到历史的更多剖面,这些剖面里同样群星闪耀,每一位艺术家都展现出了同时代里的独特性。”

    2月21日,浙江杭州一幼托园附近,一年轻小伙落入水中,但因为羽绒服的浮力,身体始终漂在水面。附近保安看到后,跳进水中将其努力拖向岸边,与家长合力将其救起。

    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副主任宋苗:“很多亲历者也给我讲,就是给他的印象最深的这次审判就是都在流泪,在法庭上,证人在指正这些罪证的时候,流下了悲愤的眼泪,那这些日本战犯听到这些自己犯过的罪行,表示出自己悔恨的眼泪,那这些旁听的中国人,流下了民族义愤的眼泪。无论是被告人,还是原告,都是站在一个立场上,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意识一致地痛恨和反对。”

    陈福善,《龙影》,1973,丙烯纸本

    于海宁:“鱼”确实是一个有趣的符号,不仅出现在草间弥生和陈福善的画中,在蜷川实花的摄影作品中也有“金鱼”系列作品。“鱼”的形象出现在福伯画中并非偶然,它是陈福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在他画室的楼下,有家“新亚怪鱼酒家”,专门贩售“怪鱼”,在门口的大玻璃鱼缸里“蜗居”着各类生猛海鲜,晚年的他还喜欢到住处附近水族店铺看看各种趣怪的鱼类。出生于巴拿马,生活在香港的他,对于港口文化和鱼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陈福善一生是极其快乐与自由的,晚年福伯的创作已进入逍遥的境界,鱼作为画中重复出现的形象,仿佛福伯奇幻精神的形式表现幻化为千奇百怪的怪鱼在自由、逍遥的状态下游弋在其画中。

    澎湃新闻:“鱼”是福伯一生钟爱的描绘对象,是福伯极具代表性的符号。有意思的是,在充满“幻象”的草间弥生的图像中,尤其是早期作品中,也有对“鱼”的专门描摹,这个图像的演化也贯穿了她此后的画作。天马行空的两位艺术家,都不约而同地选中了“鱼”。那么,如何理解福伯的“鱼”的图像,对福伯,有什么特殊意味?

    唐嫣。

    中国新闻社记者任海霞,不慎将本人记者证遗失,记者证号:Z11000155000064,即日起作废, 特此声明。

    陈福善,《奇异的世界》,1983,彩墨纸本

    阿里巴巴集团阿里研究院副院长谭崇钧表示:“拜耳和极飞作为农业上游环节的参与者,将为农产品的安全、品质、标准化提供指导和保障,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作为下游流通环节参与者,将推动优质农产品从产地到大市场的链接,做好农产品分层、渠道匹配,减少流通成本和损耗。”

    丽莎•贝克曼(Lisa H. Beckman)是第一个分享这句话图片的人,她17日在社交网站上写道:“可怕的性别成见简直根深蒂固,让女性蒙羞,却推卸男性的责任。这就是性别歧视、厌女症,和差别对待。”

    一场全面回顾香港艺术家陈福善(1905-1995)的展览《幻》,近日在成都知美术馆开幕,展出陈福善56件作品,横跨其将近一个世纪的艺术生涯。策展人于海宁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专访时表示,作为人们眼中巨大历史旋涡之“边缘人”和“失踪者”,陈福善一生的创作,“是香港市民生活研究的重要参考、也是香港城市发展演变的佐证之一。”重新“打捞”已故多年的艺术家,“我们有机会看到历史的更多剖面,这些剖面里同样群星闪耀,每一位艺术家都展现出了同时代里的独特性。”

    探秘微观世界的“超级显微镜”

    鉴于天猫方面至今尚未对事件细节作出回应,外界也不清楚格兰仕方面掌握多少实质证据。

    纵横文学此次带来进行展示的顶级IP包括:烽火戏诸侯《剑来》、无罪《剑王朝》、逆苍天《万域之王》、乱世狂刀《圣武星辰》、一叶青天《盖世帝尊》、青鸾峰上《无敌剑域》、贪睡的龙《十方神王》、萧瑾瑜《符皇》、梁不凡《医道生香》、柠檬《天价婚约》等。

    2016年2月27日,共青团上海市委第十四届七次全会举行,将团市委自改革启动后的一些变化正式呈现出来:全会将生产技术一线、街道社区、农业农村、非公有制经济组织、青年社会组织、在校大学生等领域中政治过硬、有一定成绩的优秀青年更多地吸纳进入委员会或常务委员会,并从各领域优秀青年中选配团市委挂职副书记1名、兼职副书记3名。其中,担任兼职副书记的史逸婵来自基层社会组织,还不到30岁。

    专访策展人于海宁

    此外,2018年4月16日,朝阳法院一审以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判处涉案民警刘某有期徒刑10年,罚金人民币30万元,追缴刘某违法所得人民币261万元予以没收。

上一篇:柯文哲称应学中共优点 谈访沪称“我们要更努力” 下一篇:发改委:纠正景区高定价大折扣、捆绑销售等行为|新京报财讯